_祈祀

喜欢是三柱青烟

【瓶邪】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01——种瓜不得瓜

√前天游戏100热度的短文

√我怎么又开沙雕连载了?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01种瓜不得瓜

前几天村口布告栏贴出了一则通知,上书: 

“近年来,我村注重绿色发展理念,加快农业供给结构性改革,大力发展生态循环农业,在绿色农业基地建设上取得了突破性成果,并产出了一批又一批高质量、无污染、更健康的养生农产品,使我村的农产品创收达到了新的高峰。

为展现我村农业新面貌,体现我村的农业生产水平,促进村民间的友好往来与经验交流,村委会决定,我村将于八月十五日举行首届“最美西瓜大赛”。比赛当日将邀请市领导和农业专家票选出他们心目中最大最饱满的西瓜,优胜者不仅可以获得本年度“瓜王”称号,还能...

为什么分享以下内容请参见上条

3【码字软件】:电脑用Word,手机用Zine

10【BGM&字体】:没有BGM,码字时听音乐我没法集中注意力;正文宋体五号,标题宋体小四加粗

20【脑洞】:雨村举行“首届最美西瓜大赛”,铁三角因其种的西瓜又圆又大又饱满而荣获大赛第一名,大赛奖品为“母猪产后护理培训课程免费试听名额”。

30【段子】:闷油瓶有两口头禅,一个是“随便”,一个是“都行”。
吴邪问:“小哥,晚饭吃面条还是饺子?”
答曰:“都行。”
吴邪又问:“小哥,毛巾要嫩粉色的还是大红色的?”
答曰:“随便。”
吴邪最后问:“小哥,我该抽黄鹤楼还是软中华?”
答曰:“不行!”
(注:黄...

【瓶邪】太阳雨

√雨村日常,短篇一发完

√尝试一下浪漫抒情风格

太阳雨

雨村多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在下雨,空气中满是冰凉湿漉的水汽。

但此处的下雨又和别处格外不同。别处下雨时天空往往是阴暗的,无边无际的铅灰色云层笼罩在城市上空,犹如一床厚重的棉被,隔绝了所有的阳光与色彩,压抑而沉重。

雨村却不是这样的,在雨村,最常下的雨是太阳雨。

太阳雨,顾名思义,就是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时下的雨,夏季最经常出现。那时候阳光和雨水同在,天是湛蓝的,花是娇艳的,树是青翠的,漫天纷扬的雨点就像琉璃一样,将阳光折射成无数道浅浅的彩虹,整个天地色彩斑斓而生机勃勃,好像宫崎骏笔下的童话世界。

夏季时,我和胖子最热...

【瓶邪】吴邪的恋爱笔记03——关于欠钱

√雨村养老日常,讲点小吴和老闷磨合期的故事

√夫妻间借钱不叫欠,那叫婚内共有财产

第三章关于欠钱

家里最近遭遇了经济危机。

去年我和胖子投资了一个田螺养殖基地,往里投了大概有十几万,本来生意一直相当不错,结果没想到今年八月出了福寿螺事件,一下子搞得人心惶惶,谈螺色变,连带着我们的田螺生意也受了严重影响。 

没人敢吃田螺,餐厅对田螺的需求量便直线下降,销售渠道一断,两千公斤的田螺基本上全砸在了手里。养殖户哭天抢地,我和胖子赔的血本无归,只能一人背一大筐田螺回家爆炒泄愤。

说实话,这十几万放在过去,只是我眼中不值一提的一笔小钱。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我名下的盘口几乎全转给了小...

昨晚梦见自己写了十几篇瓶邪短篇囤在文档里

早上醒来迷迷糊糊还以为是真的

兴高采烈打开电脑一看发现啥都没有心里还有点失落

更可气的是梦里那十几篇写的什么情节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我的word怎么还不会自己码字啊……😑

【瓶邪】不坐飞机就捣蛋

√雨村日常,短篇一发完

√祝大家万圣节快乐,但本文和万圣节没半毛钱关系

不坐飞机就捣蛋

隔壁大妈的儿子最近拖妻带子地回家探亲,可没把我们折腾坏了。

她家刚刚年满三岁的小孙子简直就是一架永不停歇的小型战斗机,穿个开裆裤,路都走不稳就开始四处撵鸡招狗。自家闹不够,还总逮着机会钻我们家院子里来玩。我在墙根下种的一排薄荷本来长势良好、郁郁葱葱,结果没两天就被他薅成了光杆司令。 

小屁孩最近不知怎么又盯上了仓鼠獚,每天都在院里上演游击战,仓鼠獚一旦出门遛弯,他就扑棱着两短腿追上去要“摸摸狗狗”。

仓鼠獚虽然人来疯,但脑子还算好使,它见识过小屁孩薅叶子的本事,估计是怕自己也给薅成斑秃...

【瓶邪】拨云见日

√老张视角,短篇一发完

√看瓶邪bot有感

拨云见日

那个人冲张起灵伸出了一只手,手上满是被强碱侵蚀出的水泡,犹如一块病变溃烂的腐肉,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

“救……救救我……”那人哽咽着说。他看起来很恐惧,充血的眼球布满蛛网般的血丝,瞳孔颤动着,里面燃烧着不顾一切的灼灼烈火。

“我救不了你。”张起灵摇了摇头说。他捡起周围尸体的衣服,一层层地包裹在自己身上,然后掏出刀对准两边手腕划下去,温热的血液哗啦一下涌出来,“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像在奏一曲华章。

“你是要寻死吗?”那人瘫在地上艰难地喘息,“劳驾,能不能也给我个痛快。”

他眼里的火焰已经熄灭了,只留下一层一吹既散的灰烬,整个人...

【瓶邪】普天同庆

@温酒酒酒 的点梗,短篇一发完

√内含老张吃醋

普天同庆

 

1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和闷油瓶现在究竟是什么关系。

朋友?好像不太对劲。毕竟我个人对他始终存有朋友以上的情感,有事没事总爱想着他,尤其打飞机的时候,正常朋友一般是不会这样的。

那么家人?好像有点靠谱。自打我和胖子把他接出门,闷油瓶就老老实实和我俩一块儿在雨村定居下来,虽然三五不时就进山瞎逛,但好歹每回临走前都会给我们留个字条,回家还记得带点特产,有点一家人过日子的架势。

不过家人里也分好几种,夫妻是家人,兄弟是家人,父子也是家人。毫无疑问,我们俩现在的关系正处在兄弟这一栏里,非常之纯...

【瓶邪】蚊子包与味道

√短篇一发完,不算福利的三千粉福利

√时间是铁三角在巴乃湖边打捞的某个晚上

√盗笔邪是什么绝世大可爱

蚊子包与味道

我是被蚊子咬醒的,浑身发痒地爬起来,发现自己眼睛睁不开了,伸手一摸,右眼皮上被叮了个大包。

有闷油瓶在,怎么还会有蚊子?我在胖子震天的呼噜声中眯着眼睛张望了一圈,发现他并不在帐篷内。

我第一反应是他又失踪了,然而火急火燎地钻出帐篷一看,闷油瓶没消失,丫正老老实实坐在湖边发呆,背影看上去很孤独。

我在心里给他配了个“小白菜,地里黄”的背景音,捡了个小石头丢他。

他听见响动,警觉地回头望了一眼,见是我,又默不作声地转回去。我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

© _祈祀 | Powered by LOFTER